对话李移舟:古董器物海外市场话语权正在东移

对话李移舟:古董器物海外市场话语权正在东移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王林娇 

深耕,这个词用在古董珍玩板块最为合适不过了。

门类庞杂,瓷器、玉器、家具等,每一个板块都能拆分出多个小项,都是一条极为细致和专业的脉络,藏家都需要十多年的深耕。

古董珍玩也是大众收藏基础比例最高的板块,占据半壁江山。学术鉴定角度也是最考验拍卖行业务人员专业性的,小种类纵向到同时代横向看,都需要不断的进修。

 

北京保利拍卖古董珍玩部总经理李

这对于李移舟而言,早已经习惯了,保持优势已属不易,甚至还在不断的查漏补缺,触碰更为细致的门类划分。

刚刚结束的北京保利2019年春拍,李移舟所带领的中国古董珍玩取得10.8亿元的成交额,创出历史最佳战绩:1.472亿的最贵天球瓶、超估价20倍的最贵耀州窑……得由此,我们见证了海外顶级私藏十面灵璧山居藏品的“回归”。


横向来看,古董珍玩夜场成绩同比增长近三成,平均成交率89%,18件千万级拍品,李移舟他们在慢慢的扭转海外拍场的优势,掌握市场话语权,并不断的获得重量级私人珍藏委托,也吸引了更多的买家进场。这对于古董珍玩行业来说,实在是给力和涨士气。

拍卖结束后的十天,李移舟已经在忙碌中,对他们而言,2019年春拍他们完成了征集、招商、拍卖等环节,但漂亮的收尾依然在继续:查漏补缺、拍后总结,更重要的是顺利完成付款交割,让委托方吃下最后一颗定心丸。

 

北京保利2019年春拍古董珍玩之夜

李移舟的谦逊和内向,似乎和燥热且激动的古董珍玩拍卖现场格格不入,但这一点也不妨碍他的专业判断和业务能力,拍卖后的总结对话有欣喜也有对2019秋拍季接下来征集的愁容,但结束就是开始,马不停蹄的拍卖工作即将开启,来自行业的竞争和期望更加鞭策下一次的努力。

雅昌艺术网对话李移舟

雅昌艺术网:古董珍玩拍场之外的各类型的买家或者说藏家特别多,这块儿的市场额也是巨大的,那么这一季春拍的成绩传达出一个什么样的市场信号?

李移舟:我们觉得市场还是正面的,比2018年秋拍上了一个台阶。从买家来看比较分散,很多我们多年跟踪的老客户虽然也在积极竞买,但有的时候价位高了以后就买不到了,比如传统客户中争到下一口挺多的,但明显出来一些新进场的客人、新资金,比原来集中的地区更广泛。古董板块相对比较熟悉的客户专业度很强,他们都是通过十多年的收藏、买卖,从市场上的买慢慢积累到拍场上来的,或者从藏家变成半行家。

但这季拍卖中有一些客人是我们之前没有接触到的,并且一进场起点就比较高,直奔名家收藏的名作,有一个明确的收藏和投资目的的需求,所以对我们重点推荐的拍品反应比较热烈、购买欲强,从结果来看他们也确实买到了,这是本季拍卖中的一个新特点。

 

清雍正御制青花釉里红云海腾龙大天球瓶  

1.472亿元创最贵天球瓶纪录  

北京保利2019春拍

雅昌艺术网:当晚我们也确实看到在高端拍品竞拍过程中,甚至在亿元之后,还有多个号牌在竞争,比如这季拍卖中创下最贵天球瓶纪录的十面灵璧山居珍藏的雍正天球瓶。

李移舟:从这件东西本身来说,雍正和乾隆御窑的天球瓶只要有完整器出来,一直都是很高市场价位,比如香港蘇富比2018年7000多万的乾隆御窑黄地天球瓶,海外也有类似价格的拍品。雍正御窑就更难得了,一般雍正同等的东西就比乾隆贵50%。

所以最终1.472亿的价格,第一也是稀缺性,市场上只有两件可以流通,并且15年没露面;定价策略保守,3000多万的价格起拍,到了很多潜在有兴趣的买家都出来试试;并且我们也做了大量的学术准备工作,展览、图录等推广比较满意。

我原来预期拍卖价格在七八千万可能性比较大,但后来拍卖现场很热烈,在过亿的时候,我记得应该是有4个牌子在竞争,这也是以往没有见到过的一个现象。

雅昌艺术网:那其实另外一个想不到的价格应该就是创造耀州窑纪录的元葫芦执壶了吧,超过估价20倍!这也是您的定价策略吗?

李移舟:可以说我们重点宣传的拍品溢价率都比较高,这个定价的确是让参与竞拍的新老买家更多了。溢价幅度最大的就是佞宋专场里的耀州窑葫芦形执壶,3047.5万元的价格创造了耀州窑的世界纪录,并且是大幅度提升的价格纪录。一百多万的价格起拍,最后到2650万落槌。

其实在拍卖场来看,耀州窑是小众项目,这次推出的十面灵璧山居的宋元陶瓷是景德镇之外的耀州窑、官窑、定窑等,拍卖效果不错,这也是一个比较突出的方面。

 雅昌艺术网:也很诚实的说,有意想不到的高价格,也有一些低于之前市场价格的成交,比如乾隆的“信天主人”宝玺,甚至比2010年拍卖的价格要低,您怎么样看这个现象?

李移舟:是的,乾隆宝玺比预期价格低了点儿,委托方当时是在上一个市场高峰的最高点拍下的,2010年是过亿港币的成交。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市场最高点时期的乾隆瓷器,现在如果拿出来可能价格仅有六七成,是一个非常大的折扣。比如乾隆粉彩在2010年是一个顶点,现在拿出来拍卖就比较吃力了,再等等可能会好一些,但是单色釉、宋瓷等,那会儿买的现在拿出来依然会是一个好价格。从玺印的市场价格来看,作为玺印本身是一个非常合理的价格,不能说不是好价钱,只是比客人当年买的时候稍微有点落差。

雅昌艺术网:市场有高点也有相对的低点,这样的市场行情下,很多别的门类都存在着这样的问题,但是这一季因为是十面灵璧山居很集中的释出,对市场的正面带动非常大。其实我们也很好奇,瓷器拍卖的优势以往在海外比较多,为什么保利拍卖能够获得这么重要的海外私人珍藏?

舟:怎么说呢?之前中国器物和古董的话语权,尤其是拍卖,基本上是在苏富比和佳士得,尤其是纽约佳士得,海外藏家如果有委托也是首选他们。但是随着财富的积累,海外客户也了解到很多强有力的新买家还是在中国大陆。

 随着海外藏家的老化,他们对于高价新的拍品再购买非常难了,所以会出现释出的情况。十面灵璧山居珍藏,最早是从我们合作的日本藏家那里知道我们的专业水平,后期我们也做了很多工作,通过保利文化集团和保利艺术博物馆等,给了十面灵璧山居主人非常多信心,我们也做了很多学术上的梳理,专业的展览等等。在这个过程中,十面灵璧山居慢慢释出,我们也在每一季拍卖之后及时完成付款交割的工作,让委托方对我们更加信任,能够保持长期的合作,才有了这一季拍卖这么集中的释出。

另外一个方面,也是十面灵璧山居主人对于中国文化的喜爱,他希望自己的藏品能够回到同样喜爱中国文化的中国藏家手里,他有这么个明显的心愿,加上保利拍卖的专业服务、顺利交易等,最终才得以促成。

雅昌艺术网:顶级私人珍藏对古董珍玩市场的带动是个案行情吗?

李移舟:首先名家名收藏目前在大陆市场上比较容易为买家所接受,毕竟对藏品质量比较放心,也愿意同等的东西下,比普通释出多花点钱。其实古董市场也有一点两极分化,普通的东西还在原地踏步,甚至很费劲,但是明星级的拍品估价合理基本现在还是有人接盘的,所以也不能说是个案,可以说是整个市场的普遍状况吧。

 雅昌艺术网:对于市场释出和藏家接受度来说,瓷器这个板块多久之后再次释出会被认为是生货?

李移舟:10年以上,15年左右拿出来之后的效果能够再上一个台阶,翻一倍甚至两倍,3-5年拿出来再拍比较吃力。当然也有一些藏家是分门类的,原来收藏明清瓷器,后来改成宋瓷收藏,正好我们可以把他们的明清板块拿出来整理一下。

雅昌艺术网:高古瓷感觉是一个持续不断并且看涨的热点?

李移舟:首先在大陆来说,比如符合相关的文物政策,这个条件下的东西不多,所以也不可能作为一个市场主导,但确实藏家有这个需求。

 雅昌艺术网:古董珍玩门类实在是太庞杂了,也有很多第一次出来的高光拍品,之前常常曝出来天价之类的,尤其在海外,现在这个情况多吗?

李移舟:现在也不多了,偶尔也会有,因为瓷器有一些没有款,确实凭眼力有时候能有一些奇迹,尤其是在海外,也没有收藏传承,就那么已下载冒出来了,导致了上百倍甚至千倍的溢价率,但现在这种现象少了很多。

 雅昌艺术网:门类这么大的古董珍玩,您在实际征集和招商工作中也会不断的调整吗?随着市场行情和藏家需求。

李移舟:比如保利拍卖在古典家具相对瓷器稍微弱一点,去年开始我们做了一个黄花梨、紫檀逍遥座的第一场拍卖,这次是以明式黄花梨为主,成绩也比去年翻了一番。家具项目会比原来征集的东西更强,市场反映不错。我们也培养了一些新项目,比如设计师板块的家具创新尝试,虽然额度不大,但市场需求不错,将来也会作为我们的一个长线项目去做;佛像板块也是同样的问题,去年和千年的时候市场失落一些,这次我们也特别推出了佛像专场,成交率和重要拍品反响不错。

 雅昌艺术网:具体到陶瓷这个门类就更加细致了,窑口、年代等都会有市场热度的调整?

李移舟:陶瓷是器物里的最大项,陶瓷里分项特别细。我们看到尤其这两年,清三代康雍乾的颜色釉、单色釉表现最好,市场上也出现了一些专业藏家和精品,精品出来有藏家就会追捧,会成系列地收。原来可能是斗彩、粉彩、青花、绘画比较繁复的市场价格高,这两年反而是单色釉比较受欢迎,这也和现代简约的审美比较契合,单色釉以这种造型和釉色取胜,所以单色釉陶瓷明显上了一个台阶,可能未来还会持续。

 再有就是景德镇之外的窑口精品,当然前提是传承有序,比如这次的耀州窑、定窑,首先文化含量比较大、精品又少,我们从海外征集的一些传承有序的东西,效果非常好。因为以前可比较的不像明清官窑,这些窑口一件东西基本上完全一样的比较少,所以有好东西出来有时候会意想不到的有一些市场新的定位。

市场比较硬通的就是黄花梨紫檀家具了,玉器市场倒是冷下来了,市场不是那么热烈,尤其是在国内,前几年玉器市场价格比较高,所以这个时候接盘的东西如果市场不是特别好,委托方不太愿意拿出来。

总体来看,海外市场上第一手的生货,明清或者高古的东西比较容易出价格。国内受到市场环境影响等,好货源的好东西就比较不容易出来。

 雅昌艺术网:现在可以说保利拍卖古董珍玩板块保持了很大的优势,甚至有点一枝独秀,在不断的查缺补漏的过程中,越来越朝着国际化拍行的竞争力去做,您对于这个板块的计划是什么?或者说未来工作的重心是什么?

李移舟:我们比海外公司的优势在于中文是我们的工作语言,所以我们对于拍品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比较着重在发觉。具体来说,瓷器之外我们这个板块对于宫廷文物,比如乾隆宫廷玺印、文房,这是我们比国内别的公司要突出的一个长项,我们也更擅长去挖掘文化价值,增加拍品的附加值。

诸如十面灵璧山居主人珍藏这样的机会也是可遇不可求,这个行业里不是线性上升,都是波浪式的,很多东西无法预料,有一些有事先的积累,但之后就又要开始新一轮儿的征集。目前就是做好收款交割取送货等这些服务性的事情,给委托方最终的保障。

 雅昌艺术网:最后能透露一下本季春拍古董珍玩板块的交割情况吗?

李移舟:刚刚结束拍卖,已经在陆陆续续的交割了,有一些我们掌握的大笔款项拍品都已经安排了这周交割,比之前的交割情况要好一些。